以前认为“投票改变不了甚幺”‧熟龄首投族不再做逃兵


以前认为“投票改变不了甚幺”‧熟龄首投族不再做逃兵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4日讯)在大马人民公民意识日益抬头下,许多不曾投票或旅居海外的“熟龄首投族”不但开始关心国家的大事和前程,也纷纷响应投票号召,在第十三届选举投出关键性的一票;有的首投族甚至同时身兼监票员,为乾净选举献一分力。四十多岁的本地资深演员吕爱琼错过约5届的全国选举,她坦言过去除了以太忙为理由,其实也抱着“投票也改变不了甚幺”的心态,拒绝履行公民责任。如今,她不再做“逃兵”,决定投出她人生的第一票。两线制国家才会进步“首投族”被喻为是左右来届大选选情的重要票源,也是国阵和民联竞相争取的关键选票。大部份首投族都是年届21或以上的青年,不过,当中也不乏年龄超过四五十岁或以上的“熟龄首投族”,例如52岁“世界鞋王”拿督周仰杰(Jimmy Choo)和38岁“随身碟之父”拿督潘健成也曾先后公开表明会在今届全国大选投下第一票。吕爱琼也是首投族,她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她是因为看见国家近年来,尤其308政治海啸后的转变和人民的崛起,让她感到国家终于有希望,是时候出来投票。“其实,我早在十多年前已经登记成为选民,但因为工作忙碌,尤其投票日常常遇到拍戏,让我不想特地去投票。更何况,那时我的心态是,即使投票也改变不了当时一党独大的政局,所以就没有很在意投票的事,结果就这样错过了大约5届的全国选举。”她笑称,可能她“长大了”(意指思想和心态方面),自觉应该站出来做些事情履行公民职责。“我支持两线制,而且我认为只有竞争,国家才会有进步。”潘永忠:投人不投党曾任新纪元学院院长的64岁潘永忠教授,曾经因为求学和工作而长年旅居海外,因此自“成年”迄今不曾回国投票,不过,他坦承自己是个“投人不投党”的选民,只要选区出现有素质的候选人,他必会在今届大选投出人生第一票。“虽然我不曾回国投票,但我在加拿大求学时有过选举投票的经验。1980年加拿大适逢市长选举,当时寄居在那里的人民也有投票权,所以,那时候是我第一次投票。”他声称,由于他并非加拿大公民,而且没有关注当地的时事和政治,所以,他对第一次投票并没有特别感觉。拒透露投票选区他强调,虽然过去数十年来不曾投票,但是,他非常关注国家时事和政治,并坚持选民应抱着“投人不投党”的态度履行公民职责。“我一向来认为`投党不投人’是错误的,选民要明白,我们投选的是为国家做事的人,而不是政党,如果选出没有素质的候选人,他就无法为人民服务,更无法领导国家。”潘永忠拒绝透露自己的投票选区,不过,他坦承,他会以候选人的素质和表现作为投票考量。◆首投族的话◆多届选民册没名字陈美霖(40岁)柔佛峇都巴辖销售员:我年满21岁即登记成为选民,不过,每次大选欲投票时都发现选民册没有我的名字,让我错过好几届履行公民责任的机会。每逢大选来临,我都会要求哥哥协助查询选民投票地点,不过,每次查询结果都是选民册上没有我的名字。我也不知道为甚幺会这样,多年来都没有理会,直到去年逛街时刚巧碰到有政党设立选民登记的摊位,我就赶快重新登记,现在终于可以投票了。◆工作繁忙错过投票酆政彬(38岁)雪州哥打白沙罗汽车装饰技术人员:我21岁已经在家乡彭亨关丹登记为选民,不过,自从我迁至雪隆工作和定居后,因工作繁忙,每一届大选都无法抽空回乡投票。去年,我决定更换大马卡地址,把关丹的地址更换为现在的住址,并到邮政局重新登记。虽然5月5日我依旧要上班,但投票站离住家不远,我会在投票后才去上班。◆年少时不关心局势罗玉玲(34岁)银行职员:我过去原是属于政治冷感的一群,年少时对国家局势漠不关心,以致错失两三届的投票权。直至2009年面子书、YouTube视频短片盛行,我才得以从互联网上掌握许多关于政治、治安、稀土厂和山埃等最新时事,让我开始对国家的未来感到担忧。尤其近两年来的治安败坏,看见朋友或别人因遇劫而受伤或遇害,可是当局却无能为力时,就让我越发不能忍受。不说官员贪污腐败的问题一直未获当局正视,飞涨的物价和通货膨胀,陷人民于水深火热的生活当中,可是国家在人民有难当前做了甚幺?目前,我在新山工作,我已提早请假回到柔佛新邦令金的家乡投下人生的第一票,同时,我也申请当监票员,希望为今届的乾净选举出一分绵力。套丘光耀的一句话:如果人人都能奉献,赵明福就不会被牺牲。是这句话让我明白到趁年轻要去做应该做的事。【专页:大选线上】/报导:包素菡‧2013.05.04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